当前位置: 主页 > 红姐心水论坛 >

国际红姐心水论坛可能底子就不存在”是这篇网传文章最常使用的标

选择阅读字体大小:[ ] 时间:2018-07-26 16:03来源:未知 作者:jige188
  “我的认知再度崩塌了,国际可能底子就不存在”“我的认知再度崩塌了,这国际可能真的有神”……曩昔两年来,你是否在网上或微信朋友圈里看过这样标题的文章?这篇持有神论观念的文章自称作者是清华大学的施一公院士,因而引发较高重视,撒播之广可谓网红文章。昨日,施一公院士对此向北京青年报记者作出回应,表明是有人篡改了他两年前的一次讲演稿,文中的有神论观念他从未在任何场合或刊物上宣布过。
  红姐心水论坛
  中心施一公承认有人篡改了其讲演稿“我的认知再度崩塌了,国际可能底子就不存在”是这篇网传文章最常使用的标题,有时换成“我的认知再度崩塌了,这国际可能真的有神”,乃至还有“爱情也是一种量子羁绊”这样八卦的标题。但北青报记者对照这些文章发现,无论用什么耸人听闻的标题,其内容都是相同的,并且都指明作者是闻名结构生物学家、清华大学施一公院士。有的还注明:文章来自施一公院士在“未来论坛”上宣布的讲演。
  
  施一公院士在托付其助理李文奇发给北青报记者的邮件红姐论坛里承认,这篇文章的部分内容确实来自他自己在“未来论坛”上宣布的讲演。未来论坛由包含施一公在内的一批中国科学家和科技首领发起,2016年1月17日举办了“人类认知新百年”首届年会,施一公正是在年会上宣布了这次讲演,原主题是“生命科学认知的极限”。
  
  北青报记者在网上查找这篇文章后发现,施一公的讲演宣布后第三天,闻名科普类微信大众号“赛先生”首先刊发了他的讲演节选,经施一公承认是没有问题的。之后的一年多时刻,也有大洋网等官方网络媒体转发过这篇节选,内容并无二致。可是从2017年10月开端,以“我的认知再度崩塌了,国际可能底子就不存在”为标题的文章开端在网络和微信上大批呈现,其中尤以个人微信大众号为主。呈现在个人红姐心水论坛微信大众号后又被搜狐科技、新浪博客等门户网络渠道很多转载,以至于有学者站出来对文中的“有神论”观念进行驳斥,也是今后呈现的版别为蓝本的。
  
  查询讲演稿被加“有神论”结束变网红文北青报记者比照施一公院士承认的版别(以下简称“承认版”)和2017年10月今后呈现的“我的认知再度崩塌了”的版别(以下简称“网传版”)后发现,两个版别的前面内容都相同,仅有区别是:“网传版”比“承认版”多了最终一段内容。
  
  “承认版”从精子卵子的生命来源说起,评论了科学怎么应对神经退行性疾病给生命带来的应战,阐述了“人的实质是由微观国际决议,再由超微观国际决议”的观念,最终评论了“量子羁绊是否存在于人类的认知国际里边”等问题,提出“人类科红姐彩图库学发展到今日,咱们看国际犹如盲人摸象,咱们看到的物质国际是有形的,咱们自认为这就是客观的国际,但不要忘了,这些在国际中只占4%的质量,96%的物质和能量咱们底子不知道,咱们叫暗能量和暗物质”。文章最终以“咱们是原子,咱们在宏观国际,咱们期望隔着两个国际看超微观,但我觉得那是一个最夸姣的、极其美好的国际”结束。
  
  而“网传版”在后面多了一段内容:“国际还有多少咱们不知道的东西?”文中称,暗物质、暗能量、量子羁绊3项科学成果搅乱了咱们的国际。得出的定论是:“已然国际中还有95%的咱们不知道的物质,那魂灵、鬼都可能存在;已然量子能羁绊,那第六感、特异功能也能够存在;一起,谁能确保在这些不知道的物质中,有一些物质或生灵,它能经过量子羁绊,彻底彻底地影响咱们的各个状况?所以,神也可能存在。”最终的结束乃至语法不通畅:“国际如此不知道,人类如此愚蠢,咱们还有什么物事有必要难以放心?”
  
  这多出来的一段内容不只与前文逻辑有违和,并且持有神论观念,显着违反科学精力,经施一公院士自己承认,他从未在任何场合宣布过,现在也难以查明是谁将其加在了施一公的讲演文稿后面。
  
  对话施一公院士:谣言止于智者针对网上撒播的冠以施一公之名的这篇文章,北青报记者昨日向施一公自己求证,获得了施一公院士托付其助理回复的电子邮件。
  
  北青报记者:2016年1月“赛先生”刊载的文章是否是您讲演的原文和全文?
  
  施一公院士:我在很多场合作过科普讲演,“赛先生”编录的这一篇详细讲演时刻和地址记不太清楚了,但应该是“未来论坛”安排的一次讲演。
  
  北青报记者:那篇网传文章中,最终一段及其定论,您是否在什么场合或刊物上宣布过?
  
  施一公院士:从来没有。
  
  北青报记者:如果网传文章中的最终一段不是您宣布的,您是否知道它的出处或作者?您对此持何情绪?
  
  施一公院士:我的科研工作以及西湖大学的工作很繁忙,根本没有时刻重视网络新闻。我对这种耸人听闻的新闻居然能够传达很惊讶,可是这种偷梁换柱假别人之口彻底曲解我自己意思的事情现已不是第一次。对此我很无法,只寄期望于一句话:谣言止于智者。
  
  现状科学家文章被“破绽百出”不是初次据北青报记者了解,科学家的言辞被破绽百出乃至被篡改,现已不是第一次了。2013年,网上盛传一篇杨振宁先生《释教与科学是彻底相容的》的文章,以至于杨振宁自己连续收到各种与释教相关的研讨活动邀请。本报查询发现,文章源自十年前一篇署名“杨振华”的文章《释教与科学精力》,后来被篡改为杨振宁先生的著作。本报于2014年头独家刊发了杨振宁先生的驳斥谣言声明和查询过程。
  
  同样是施一公院士,某门户网站于2016年宣布题为《施一公:中国大学及研究所科研是为西方免费劳作》的文章,一时被广为转载,影响巨大,逼得施一公在自己的博客上专门驳斥谣言,对该门户网站私行增加内容假造无稽言辞的行为表明激烈斥责。北青报记者发现,该臆造文章至今在网上依然很多存在。

  • 上一篇:这些年我国科技的暴走       下一篇:当地中医文明与当地戏剧文明的有机结合